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华秋实 开心快乐每一天

开心快乐,吉祥如意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徐玉玉父亲: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就是带女儿去报警【图】  

2016-10-20 15:23:13|  分类: 时事/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多月前的8月21日,今年刚考上大学的徐玉玉被人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骗走9900元,和父亲报警返家途中,徐玉玉因郁结于心导致心脏骤停,不幸离世。其后,徐连彬夫妻将自己锁在家中,悲伤度日。10月7日早上7点多,徐连彬和妻子李自云便出门了,两人决定把荒了多时的地翻一下,种上冬小麦。这是自女儿徐玉玉出事后,他们第一次出门干活。夫妻俩希望通过干活分散注意力,自从女儿离开之后,在夫妻二人的眼中,家里到处都是女儿的影子。

  10月7日,山东临沂,徐玉玉的父母。新京报记者侯少卿摄

10月7日,山东临沂,徐玉玉的父母。新京报记者侯少卿摄

本期面孔:徐玉玉父母

10月7日早上7点多,徐连彬和妻子李自云便出门了,两人决定把荒了多时的地翻一下,种上冬小麦。这是自女儿徐玉玉出事后,他们第一次出门干活。夫妻俩希望通过干活分散注意力,自从女儿离开之后,在夫妻二人的眼中,家里到处都是女儿的影子。

一个多月前的8月21日,今年刚考上大学的徐玉玉被人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骗走9900元,和父亲报警返家途中,徐玉玉因郁结于心导致心脏骤停,不幸离世。其后,徐连彬夫妻将自己锁在家中,悲伤度日。

“徐玉玉案”引发全中国对电信诈骗前所未有的关注。有人说,“没有哪一例能像‘徐玉玉案’一般,如此直观残酷地展示电信诈骗之害。”

8月底,7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落网,近日,山东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检察院已批准逮捕。

徐连彬说,他相信法院会秉公执法,该怎么判就怎么判。

“最遗憾带女儿去报警”

罗庄区高都街道中坦社区距离临沂市区大约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,小村位于沂河的西岸。徐玉玉在这里生活了18年。

在中坦社区,徐玉玉是个有出息的孩子。她入读的是临沂第十九中学的文科实验班,成绩常年保持在班级前五名,甚至一度冲上全市前20名。

在一篇日记里,这位小姑娘曾用端端正正的字迹,表达了她希望走出中坦的愿望。

“我在中坦那个小村子里,好像什么都见过了,但又觉得什么都没有见过。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,我要走出去,我一定要走出去,走出去看看祖国的一切。”

中坦社区大约有3000多人,“徐玉玉”已成为敏感词,村口,一位三轮车司机同一位骑电动车的男士正在聊天,面对记者的询问,三人不约而同扭过头来, “你找徐玉玉家干什么?”

骑在电动车上的男士告诉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,徐玉玉父母自从事发之后就没见过出门。他摆摆手,“虽然和徐玉玉家相距不远,但徐玉玉去世之后,大家没敢上门打扰。”

  10月7日,山东临沂,徐玉玉的录取通知书和照片。新京报记者侯少卿摄

10月7日,山东临沂,徐玉玉的录取通知书和照片。新京报记者侯少卿摄

徐家是一幢带院子的二层楼房,两扇红色的大门紧闭,门口晒有红豆等物,还有一个纸箱,里面一只小狗正不安地叫个不停。大门的左边是一棵石榴树,有几个快要成熟的石榴挂在枝头,在当地的民俗中,乡亲们都喜欢在家门口种上石榴树,寓意多子多福。

上午10点半左右,徐连彬和妻子李自云回到家中。徐连彬开着一辆三轮车,车厢里放着一袋肥料。当天是他和妻子自女儿出事之后,第一次出门干活。两人当天一大早出门,去到数公里外的责任地里,将荒废多时的地整理了下,种上冬小麦。

夫妻俩希望通过干活分散注意力,自从女儿离开之后,在夫妻二人的眼中,家里到处都是女儿的影子。在客厅里,会想起女儿在客厅里嬉闹的样子;在女儿的卧室,睁眼看是女儿躺在床上看书的样子;在厨房,是女儿开心吃饭的样子……

视线落在刚开回家的那辆三轮车上,徐连彬也能和女儿联系起来。

那是8月21日,他开车载着女儿去当地派出所报警,做完笔录已是当晚9点,徐连彬说:“咱们回家吧”;坐在车厢里的徐玉玉应声:“嗯”。这是这对父女间最后一次对话。

徐连彬蹬着灰金色电动三轮车,走了二分钟,他想起刚下过雨,怕女儿着凉,“想叮嘱她穿上外套”。

徐连彬叫女儿,没人回答,回头看,孩子已经歪倒在车厢里。

徐连彬停车去抱女儿,“身子都软了。”120赶到时,“人都快不行了。”

在这幢二层楼房内,徐连彬夫妇向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讲述他们和女儿生前的种种往事,不胜悲伤。

他说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带女儿去报警,这位憨厚的父亲自责道,如果女儿没有去报警,待在家中哭两天,说不定就没事了。

女儿的“影子”

国庆前后,李自云“狠心”吩咐丈夫将女儿的床收起来。

自从女儿离世之后,她的卧室一直保持着原样。进门的左手边是床,右手边衣柜靠墙而立,窗户旁边是徐玉玉做功课的地方,书架上的书摆放得整整齐齐,都是徐玉玉喜欢看的书,《围城》、《巴黎圣母院》、《傲慢与偏见》……

李自云希望借此从女儿的“影子”中走出来。

她含着泪说,每天早上起床之后,总免不了要走到女儿卧室看一看,徐玉玉的卧室就在客厅的旁边。

“只要一站在门口,就能看见玉玉的样子”,李自云说自己能“看见”女儿,她或躺在床上读书、或是在书桌上写作业,“好像她从未离开过一样”。

但理性告诉她,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。

和妻子一样,徐连彬也呈现同样的“魔怔”。“屋里到处都是女儿曾经的样子”。徐玉玉出事之后,过去的工友几次叫徐连彬出门干活,徐连彬回绝了,他说没心思干活。

事发后至今,每天的大部分时间,徐连彬都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什么话都不想说、什么事都不想做。

“这一个多月过得比一年还长。”李自云不停地擦眼泪,她说夫妻俩整夜整夜的失眠,“天黑了盼天明、天明了盼天黑,感觉时间特别长”。

将女儿床铺撤掉的同时,李自云开始收拾女儿的衣物。“玉玉喜欢颜色鲜艳的衣服,以粉红色、大红色、白色为主……整整收拾了几大袋子”。为免睹物思人,这些衣物也被她当作废品处理掉。

就连卧室墙上女儿贴的风景画,李自云也撕了下来。“每看见一次,就难受一次。”

  10月7日,山东临沂,徐玉玉曾经生活学习的房间。她的母亲说:徐玉玉走后,还总是看到她的身影出现在屋里,所以把她的床和物品都处理掉了。新京报记者侯少卿摄

10月7日,山东临沂,徐玉玉曾经生活学习的房间。她的母亲说:徐玉玉走后,还总是看到她的身影出现在屋里,所以把她的床和物品都处理掉了。新京报记者侯少卿摄

但女儿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以及南京邮电大学的两枚校徽,被她精心保存下来。这份通知书的到来,给了徐玉玉18年人生中,最为开心的时刻。

自接到通知书后,这位从未走出过临沂的山东女孩,便开始计划自己新的人生。她不厌其烦地跟母亲唠叨,要准备这个要准备那个;还去能上网的叔叔家里,查阅了相关资料,然后兴冲冲地回家告诉父亲,南京是一座多么漂亮的城市。

徐连彬拼命回忆女儿的快乐往事,以打发女儿离世后的难熬时光。在他的手机里珍藏有几段视频,那是在女儿的毕业典礼上,徐玉玉亲手拍下的。

当时,徐连彬和女儿坐在一起。典礼上有一个环节,放飞气球,当成百上千个五颜六色的气球齐齐放飞时,徐玉玉开心不已。她拿着父亲的手机一边拍摄,一边不停地赞叹:“哇、哇,它们都飞到哪儿去啊?”

视频里并没有女儿的图像,但徐连彬还是一再翻看这段视频,为的是听视频最后女儿的那段声音——“哇、哇,它们都飞到哪儿去啊?”

“这就是玉玉的声音”,一连听了几遍之后,徐连彬眼圈含泪,坐在沙发上,低下头,不再言语。

“世上还是好人多”

“徐玉玉案”引发舆论持续高度关注,徐玉玉贫寒的家境也时常见诸报端,不少好心人表示要捐助,但类似的善意被徐家拒绝。

徐玉玉的姐姐徐琳很是要强,她不希望因为她妹妹的事,而获得别人同情的帮助。从青岛的一所大学毕业后,徐琳去新加坡工作,妹妹出事后才匆忙赶回。

徐琳一并拒绝了有人希望在当地给她找一份工作的好意,“我很感谢他们,但是我还是想凭着自己的能力,让父母过上好日子。”

在父母的记忆里,徐玉玉和姐姐一样的要强,在她生前的日记里,不止一次表达过类似的愿望。

还在高一时,徐玉玉就希望考一个比姐姐还好的大学,让有腿疾的母亲和常年在外打工的父亲,“早点过上好日子”。

徐连彬弟兄6个,他排行老三。在几个兄弟中,徐连彬的条件最差,妻子腿脚不方便,主要依靠徐连彬在外打工维持生计。

“家中一直就没存过钱”,徐连彬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他在建筑工地做泥瓦匠,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三千多,每年两三万的收入勉强维持家庭开销,常常是赚多少花多少。

搬进现在的楼房之前,徐连彬一家住在有着数十年历史的老宅子里,几个亲戚见到那栋老房子摇摇欲坠,一起帮助建了这幢新房。

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,徐玉玉继承了父母的善良和正直。一天的日记里,一位身穿廉价罗汉衫的摩的师傅让她有感而发,这位原本害怕乘坐摩托车的小姑娘,看了对方“有点混浊”的眼神后,一下子想到了骆驼祥子。

在日记中,徐玉玉如此写道:“如果他们不来拉车,也许家中老小就要挨饿。想到这儿,我接过他手中的头盔。”

“我们一面叹息世风日下、人心不古,一边也不愿意帮助迷路的孩子、老人。我们一方面痛感自然环境的不断恶化和人类资源的日益枯竭,另一方面却又对恶化环境和浪费资源的现象熟视无睹。”徐玉玉将她的观察写进了一篇作文里。

徐连彬记得女儿的单纯,这位憨厚的52岁父亲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错,尽管对7名嫌犯恨之入骨,但他仍相信这是一起孤立的事件,“世上还是好人多”。

相信法律

近日,山东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检察院,决定对犯罪嫌疑人陈文辉等7人,依法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。

徐连彬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他相信法院会秉公执法,该怎么判就怎么判。至于是否申请民事赔偿?这位一直低着头的父亲抬起头,“一定会打(这场官司)”,他说,核心不是钱的问题,是要让对方接受到惩罚。

“就是把他们都枪毙了,也解决不了我的心头之恨!”徐连彬非常激动,对电信网络诈骗,他痛恨到了极点。

徐玉玉案引发全社会对电信诈骗的关注,国家相关部门加快了相关治理工作。

9月23日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中国人民银行、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六部门联合发布了《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》,全面打击电信网络诈骗。有媒体评论指出,这是史上最严厉的一次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的举措。

通告要求,凡是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人员,必须立即停止一切违法犯罪活动,并提出了若干具体的要求和举措,例如要求全面落地电话实名制等等。

6部门随即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打击电信网络诈骗。以中国人民银行为例,7天后,也即9月30日,该行下发了《关于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》,从加强账户实名制管理等七大方面,提出了二十条监管要求。

  10月7日,山东临沂,徐玉玉的父母在女儿曾经生活的房间。新京报记者侯少卿摄

10月7日,山东临沂,徐玉玉的父母在女儿曾经生活的房间。新京报记者侯少卿摄

“这件事对于我们家来说是不幸的,但对社会,对法制进步或许有推动的作用。”在一次采访中,徐玉玉的姐姐徐琳曾对媒体如此表示。

处理好妹妹的后事后,担负家庭重担的徐琳又返回新加坡工作。但看父母迟迟无法从妹妹的离世中走出,徐琳决定辞职回家照顾父母。12月之前,徐琳有望回到父母身边。

徐连彬夫妇自己也尝试着走出悲伤。大约一个星期前,徐连彬从同村的一位老乡家经过时,见到对方家中诞下一群小狗,便上前讨了一只回家。

李自云找来一个方便面纸箱,将这只棕色的小狗养在家门口。有人经过时,小狗狗便不停地叫唤,让这个悲伤笼罩的家庭,终于多了几分生气。

同题问答

新京报:请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来形容目前的心境。

徐连彬:俺就是心情比较沉重。

新京报:如果有遗憾的话,是什么?

徐连彬:最遗憾的是,当天(带女儿)出去报警,小孩就没了。我说报警也找不着,小孩非要报警。

新京报:如果幸福指数是从1到10,你给自己现在打几分?

徐连彬:我也不知道,就是不满意……

来源:新京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